粟变异了?揽月眉心微蹙,难怪小胖子的灵符对它们的伤害不足。云家的人很是着急,他们怎么才能过去?圣兽可是能飞的。揽月看着这几乎铺满了整个寒潭至少上千只的二阶圣兽,水眸沉静,她这边虽然有九阶和八阶圣兽的朝朝暮暮,但是,朝朝暮暮只有两只,这里的铁皮巨鳄却是上千只。蚁多也能咬死象的!“雷符还有吗?”

揽月问道。“有!”

旁边的云家人立刻回到,同时将身上的雷符都掏了出来,正要递给揽月。揽月却一指寒潭,“往这里劈!”

云家人不解,小公子的符比他们的符效果更好,小公子的雷符都没用,他们的雷符有用吗?只怕连这些铁皮巨鳄的骨刺都伤不到吧。但既然是慕容姑娘叫他们劈这里,他们就劈!之前在城墙上见识过慕容姑娘的谋算和实力,他们很信服。一张张灵符飞上天空,迅速化一为百,雷云迅速聚集。黑压压的布满整个峡谷上空,让揽月仿佛看到了当初她渡雷劫时的场景一般。不过,这些雷云里面蕴藏的雷电力量不够,体内的雷灵珠完全没有意动。短短瞬间,雷弧迅速劈下,仿佛下雨一般,全往寒潭中劈去。他们就不信了,这么多雷符还弄不过这些妖兽!一时之间,整个寒潭之上,仿佛化成一片雷海,全是电蓝色的雷弧在闪耀,连寒潭之上飘着的寒气都被驱散。寒潭中心岛上的小胖子看到寒潭中闪烁的雷海,顿时也看到了他们这一行人。然而,他的脸色却十分不好,朝着这边不断的喊着什么,还一直摆手。可惜,这边还是听不到他的声音。岛中心的铁皮巨鳄继续攻击他,让他不得不继续防守。半晌之后,雷弧威势稍小一些。云家的人期待地看向寒潭。原本铁皮巨鳄只是露出了背甲,现在,连头都露出来了,虽然没有发动攻击,但是昏黄的两只眼睛紧紧地盯着众人,闪过冰冷的不耐。它们没事!即便是这么多雷符一起攻击,它们也没事!一时之间,云家众人只觉得当头一棒。揽月冷笑一声,这些雷不怕,那她再送点别的雷!灭世雷劫的力量让它们尝个鲜!右手一转,千幻化成长鞭顿时出现在她手上。揽月抡起千幻往前一抽!“啪!”

鞭风撕裂空气,狠狠地抽在寒潭之上。千幻鞭影之下,被抽中的十多条铁皮巨鳄被瞬间狠压下去,寒潭水被硬生生地抽出偌大凹痕!这些铁皮巨鳄更是哼都没哼一声,直接沉了底。巨大的雷弧从千幻中激出,瞬间融入游走于整个寒潭之上的雷弧中。寒潭之中,瞬间炸开了锅。“啪嚓!”

“啪嚓!”

“轰!”

“轰!”

……雷弧碰撞声,水雾炸开声,炸声不绝于耳,云家的人嘴慢慢张开,几乎再也合不上。翻……翻肚皮了!刚刚所有浮在水面上的铁皮巨鳄全部肚皮朝上,然后缓缓沉了下去……“你们在这边等着,我们过去!”

揽月带着时昼,召出小云朵往寒潭岛上去。水里的解决了,还有岸上正在攻击小胖子的。朝朝暮暮先落地。落地的同时,两头暗影豹同时显出身形,如饿虎扑食一般,朝着那些铁皮巨鳄就扑了上去。在云家人看来仿佛坚不可摧的铁皮鳄鱼皮,在高出它们这么多阶的朝朝暮暮眼里也就比纸皮强那么一点点,不消多久,基本用不上揽月出手,围攻小胖子的铁皮巨鳄鱼就被它俩杀了个精光。小胖子看着突然到来的揽月下意识地露出笑脸,却又想到什么,脸色一变,焦急道:“小姐姐,我们快走,这里面还有一只更厉害的!”

“想走?哪里走!”

如雷鸣般的声音骤然出现,在峡谷两壁之间来回震荡,震得山石滚落,也震得寒潭边的云家人站立不稳,跌坐在地。“伤了我的孩儿们,还想走?”

滔天的怒意铺天盖地地压来,寒潭水咕噜咕噜如同煮沸了一般的翻滚着,一道巨大的黑影从寒潭底部迅速升了上来。首先露出水面的是一根根比大腿还要粗的骨刺,尖端闪着锐利的黑芒,让揽月仿佛看到了水中刺猬一般。它从寒潭中浮起,仿佛一座高山一般,耸立在寒潭中间,将揽月他们和云家众人完全隔离。“你们居然胆敢伤了我的孩儿们!”

他愤怒的大吼着,铺天的怒意带着无法匹敌的威压朝着众人压来,寒潭的水剧烈晃荡,云家众人迅速唤出防御罩。防御罩却在使出来的同时,瞬间破碎。云家众人吐着血,直接被威压压得往后倒飞出去。瞬间面如金纸,毫无抵抗之力。它冰冷嗜血的眼睛看着到底的云家众人,它要将这些该死的人类全部撕碎!“仙……仙兽!”

小胖子有些结巴,能吐人言,这已经是仙兽!以他们的实力,完全没办法对抗仙兽!小胖子心中一横,虽然害怕,却一步跨到揽月前面,手里攥着一把灵符,急声道:“小姐姐你快走!”

巨鳄仙兽猛地转头看来,嗜血冷哼道:“哼?想走?本座要将你们统统撕碎,吞入腹中!”

然而下一秒,它看到了美如天仙却面色清冷,仿佛在这个冰冷的寒池中闪闪发光的揽月。巨鳄仙兽一愣,黑光一闪,庞然大山般的超级巨鳄不见了。它瞬间化身为一个满头骨刺的黑衣魁梧大汉,笑眯眯地看向揽月说道:“美丽的小娘子,要是你嫁给本座,本座就大发慈悲地放过他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