败?”

“你说我会败给你?”

颜良君脸庞上的五官,尽数扭曲,状若癫狂。但渐渐的,他的神情趋于平静,爬满血丝的瞳孔,血丝渐渐的褪去。“区区神藏境三重天,也敢在我面前大言不惭!”

颜良君不屑一笑。陈峰皱了皱眉,深邃的眼眸,一直平静的看着他。但越是这种平静,就越让颜良君心中怒火更甚!这么久以来,还没人敢用这种目光来看他,他是颜良君,亲传弟子的第一人!无人能与其争辉!陡然,颜良君抬手一剑,剑意荡漾,一道寒芒注入苍穹!嗤。顷刻间,原本乌云密布的天空,竟是在这一刻被撕裂出现了一道天渊般的沟壑!接着,无尽的雷霆,犹如浩大的雨幕般,劈落而下。只是让所有人都预料不及的是,这道雨幕并非落在陈峰身上,反而是劈落在了颜良君自己身上!“九天陨雷,铸身!”

狰狞的低吼咆哮声,响彻天地。轰隆。当即,这种九天陨雷全部都注入到了颜良君的身躯之上,雷霆加身,原本那挺拔的身躯,都在那漫天雷霆之中,变得雄壮起来。只见得颜良君一步跨出,他身上的衣衫,竟是在此刻爆碎开来,璀璨的银光携带着狂暴无匹的波动,铺天盖地的暴涌而出。“这是?”

这一刻,全场所有人的目光,都怀着震动之意,死死得盯向了天空之上的那一道身影。只见得在那狂暴雷霆之中,这种九天陨雷竟是被颜良君强行吸收而进,在胸膛之前,盘踞着数十道银色的雷纹。一种短暂的,但却凶悍无比的澎湃力量感,弥漫开来。“引万千雷霆铸身……”韩江雪的美眸,都是忍不住变得凝重起来。“这是颜师兄最强的杀招啊!没想到,颜良君居然被逼到这种程度了!”

场下,众多弟子惊叹出声。银光笼罩着天地,一种惊人的威压,缓缓扩散,令得空气都变得压抑起来。颜良君踏足天空,缓缓抬起头,那对仿佛由雷霆所铸成的眼睛,泛着凶狠之色,身躯一动,便凭空消失在了原地。唰。狂风席卷而过,仅仅只是在一霎那间,颜良君就骤然出现在了陈峰的身前,剑气如洪,暴射而出。咚。自那剑域之内,陈峰的身躯如遭重击般,瞬间被击飞而去,重重得撞在了身后的一道石柱上,可怕的力道,立即将那石柱震得粉碎!“陈峰!”

场外,程雨轩夏芷兰等人,全都脸颊一紧,惊呼出声。崩塌的碎石堆之中,陈峰缓缓爬起,胸膛前有着一道肉眼可见的剑痕露出,狰狞可怖!“实力提升了不少,有趣!”

陈峰擦去胸膛前的血迹,抬起头,眼中噙着一抹玩味。如今的颜良君,实力至少暴涨了一个层次,与之前判若两人!“哼!”

天空之上,颜良君嘴角掀起一抹讥讽的嘲笑:“我在灵霄宗之内打败无数天骄之时,你还不知在哪玩泥巴呢!”

“给我死!”

话落,颜良君抬手间,一剑再度横扫而出。这一剑沟通着天地雷霆,形成了四道百丈之大的银光雷柱,便是朝着陈峰的四周,便是贯穿而下。“九天陨雷,四极雷牢!”

四道百丈之大的雷柱,插立在了陈峰的周身,犹如矗立着四把惊天剑锋,形成困天雷牢!雷牢之内,同时有着无尽的雷霆暴涌而出,以最狂暴之力,狠狠得激荡在了陈峰的身躯之上。轰隆。当即,轰鸣巨声响彻,雷霆疯狂的冲击着陈峰的身躯,灵力被驱散,连那烈火覆盖的剑域,都在疯狂震动着,仿佛随时都要坚持不住而破碎般。看到这一幕,韩江雪程雨轩等人,全都脸颊变得无比沉重。高台之上,万重山的眼神,也渐渐的变得凝重起来,两只手握着椅把,内心似乎同样不太平静。“陈峰要输了吗?”

灵殿的众多弟子,脸色显得无比难看,焦急出声。嗤。然而就在这时,一股狂暴至极的流魂火焰,犹如风暴般,席卷出来。犹如形成怒龙般,狠狠得撞击在了这四极雷牢之上。砰砰!这种撞击,立即引得整个雷牢都在震动。不过,这雷牢却没有因此破碎,反而使得这方雷牢之内的雷霆,变得更加汹涌!轰隆隆。雷鸣声在回荡着,狂暴的雷光如洪水般,倾巢而出,彻底将牢内的一切彻底淹没!“想破我的四极雷牢,你还不够资格!”

颜良君狂笑出声,大手一按,那铺天盖地释放出来的雷霆,竟是变得愈发狂暴起来。轰。然而,在他的笑声刚落下没多久,那抨击雷牢的流魂火焰,不仅没有退减,反而更加的惊人澎湃!自那雷牢的中心之处,仿佛有着最为炙热的火焰,渐渐诞生,令得空间都变得扭曲起来。“九幽之力,涅槃魔炎!”

“出!”

轰。终于,一轮黑色的惊天魔炎,自无尽雷海之内贯穿而出,形成百丈螺旋之势,滔滔不绝的冲击了出去,最后狠狠得撞击在了这牢壁之上。这种螺旋之势的涅槃魔炎,似乎比之前的流魂火焰强大了数十倍,燃烧之间,连雷霆都被侵蚀出了一阵阵黑圈!咚。撞击之下,这方雷牢,竟是被硬生生崩裂出了一道道肉眼可见的裂缝,最终,在那无数道震撼性的目光之中,生生的炸裂!漫天火焰,从其中滚滚而出,席卷天空。所有围观之人,全都露出惊动之色。“不会的,这怎么可能!”

颜良君面色震惊,眼瞳疯狂瞪大起来。自那滔滔火海之中,一道淡蓝衣衫的身影,缓步踏出,雷霆将他的身躯激荡得有些炭黑,模样甚是好笑,但全场之人都笑不出声来。陈峰抬起头,淡漠的眼神看了他一眼:“这次,我会让你败得更彻底一些!”

只见得后者一只手陡然抬起,掌心之中,犹如是托起了一道土黄色的符文。话落,陈峰那只手便是朝着虚空一压,自那土黄色的符文之内,暴射出无数道光纹,钻入到了地底之内。同一时间,数不清的黄色洪流灵力,便是冲天而起,注入到了陈峰体内。颜良君通过一些术法,强行让自己暴涨了一些实力。而陈峰,会做得更加彻底,比他暴涨得更多!“不是只有你,才能短暂暴涨实力!”

轰。这一道道黄色洪流般的灵力,强行灌注在体内,陈峰的身躯竟是膨胀了一圈,但很快又缩小了回去,但那周身,却有着璀璨的金光灵力,源源不断的溢出!同时,后者周身所荡漾而开的灵力,也层层暴涨起来。转眼之间,便短暂的破入了神藏境六重天!轰。磅礴的灵力,犹如浩瀚的大海涛浪般,席卷而开,震荡着虚空!而这股灵力与之前相比,同样是判若两人!陈峰缓缓抬起头,那对深邃的眼眸,冷漠的望着远处雷霆铸身的颜良君,而此刻的后者,同样咬牙切齿,满脸凶狠的将他死死盯着。“短暂的提升了自己的实力又如何,你以为我只有这点程度吗?”

“在这灵霄宗之内,我才是最耀眼的天才!”

“任何人都取代不了我!”

颜良君脸色狰狞,握紧了手中的剑,咆哮出声。所有人听到他的名字,心中升起的,只有敬畏!若是在这里败给了陈峰,他也将会成就陈峰的名声!同时,他也将不再是亲传弟子之中最耀眼之人!这是他万万不能接受的!轰。漫天的璀璨银光,再度涌动起来,犹如万丈海浪,携带着雷鸣般的磅礴声势,便是席卷过天空。接着,这股狂暴的雷霆,便是犹如洪水般,尽数注入到了颜良君手中之剑。旋即,只见得后者脚掌朝着天空一踏,身形便是暴掠而出,掀起了万千雷霆,滚滚而出,笼罩向了陈峰的笼罩而去。“九天一剑,诛神!”

这一剑,没有任何异象。但是,那漫天的雷霆,却完全在这一剑之中!下方所有人抬头望去时,天空黑云遮蔽,自那一点剑芒之中,携带着沧海般的磅礴雷霆,一股极端惊人的狂暴波动,犹如风暴般凝聚着,那等层次的威压,直接是将下方的大地都压迫得崩塌下去。而在那雷霆的源头之处,一抹剑芒,仿佛将天地之间的光辉都给遮盖住!剑域之内的烈火,尽数被驱散,唯有雷霆,才是天地之间唯一的能量!这一幕,太具有冲击力!而这一剑,哪怕是宗门之内的长老级别人物,脸色都大变起来,他们自认,哪怕是遇上了这一剑,他们都没有绝对的自信能够抵挡下来。下方的广场,无数内门弟子都感到一阵头皮发麻,就连亲传弟子都一脸的震撼,这才是最顶尖的亲传弟子的分量!“天才我见过很多!”

“但你……”“挡不住我!”

而在天空的另一边,陈峰深邃的眼眸,倒映着那一道寒光剑芒的不断逼近,手中的太古魔剑,魔纹犹如跗骨之蛆般,逐渐蠕动着,散发着诡异的森红之色。陈峰的眼瞳,渐渐的攀爬上了血丝,他松开了手,太古魔剑飞掠而出,悬浮在了他的头顶之上。接着,剑域震动,无尽的涅槃黑色魔炎,疯狂汇聚了过来,尽数注入到了这剑身之上。剑域之力,再这一刻施展到了极致!旋即,陈峰身形一动,同样是寒光一剑,暴射而出。唰。这一剑,洞穿了虚空,自那周身的天空,一道道肉眼可见的深渊裂缝,蔓延出来!所有人都瞪大眼瞳。他们知道,这场战斗的胜负,将会取决于这巅峰一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