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英良离开以后,除了姜琴枝拉着秦项南说话以外,其他人都提不起多少兴致。为了安抚自家妈咪,小糯米团主动牵起了苏雯雅的手。“妈咪你放心!蔻蔻努力配药,一定能治好奶奶的精神疾病的!”

苏雯雅目光温和地看了姜琴枝一眼,却是轻轻对糯米团子摇了摇头。“蔻蔻不用做到这种程度。刚刚爸爸不是说了吗?这是人脑形成的保护机制。”

“既然奶奶变成现在的样子以后,笑容比以前更多。妈妈觉得,或许奶奶更享受这个没有爷爷的世界。”

“将心比心,在妈妈以前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……”回忆起过去的时光,苏雯雅眸子闪了闪。如果那时候,她也能够失忆,给自己营造一个只有蔻蔻的世界。一定也就没有后面的那些幺蛾子了吧?“妈咪不要想以前!”

糯米团子奶声奶气地打断苏雯雅的思绪,“如果妈咪像奶奶那样的话,蔻蔻就遇不到爹地了!”

“妈咪要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选择!”

“不过……”小糯米团歪着头,视线放到面容慈爱的姜琴枝身上,“如果不把奶奶只好的话,要怎么让他同意妈咪嫁进秦家呢?”

“蔻蔻妹妹,你就放心吧!”

秦项南在和姜琴枝说话的间隙里插了句嘴,“爸一定会处理好的,他什么时候掉过链子?”

这句夸赞让秦亭朔很受用。尤其是在听到秦项南的话以后,一大一小的眼睛都看过来,像是盛着星星一样亮晶晶的。秦亭朔不自觉地陷在那片星空里,收敛起跟父亲对峙的锋芒,只袒露出最柔软最可靠的那面。“是的。不知道你们记不记得……”“其实我从来没有说过,婚礼需要经过秦家人的同意?”

不需要经过同意?母女俩瞪圆了眼。可以这么大逆不道吗?脑海中刚想完这句话,苏雯雅立即意识到,自己好像先秦先生一步做了大逆不道的举动。她那待在牢里面的爸妈,应该不见得能来参加婚礼。就算可以,她也不会邀请他们坐到主位上接受秦先生的敬酒。看出了苏雯雅的心绪,秦亭朔不由失笑。“没错,雯雅,在这件事方面,我们似乎生来就有夫妻相。”

“不支持我的人,我并不打算邀请他们前来参加婚礼。”

“我在业界内还是有一些朋友的,有他们过来撑场面,可以保证不会比别人的婚礼冷清太多。”

“场所已经在订了。”

秦亭朔目光含笑,突然单膝跪了下来,打开藏在兜里的小盒,递上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。“你愿意嫁给我吗?雯雅?”

“哇哦!”

充当气氛组的小糯米团很给力地在旁边发出惊呼,悄悄地挪到项南身边,跟他一左一右拉起奶奶的手。“奶奶,有人求婚耶!”

糯糯的声音贴到姜琴枝耳畔,稚嫩地描绘出一幅美好场面。“男方是个又高又帅又多金又可靠的大总裁!”

“女方是又白又美又性感又专一的大明星!”

“奶奶,你会祝福他们吗?”

姜琴枝没什么反应,秦项南只好拍了拍她的手背,唤了一声“妈”,又将糯米团子的话复述了一遍。历经岁月仍见美丽的妇人微微侧过头,看着秦项南用天真的语气问。“那她爱他吗?”

“爱的。”

苏雯雅抢先表露自己的心意。“那他爱她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