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拿到了三千灵玉之后,李守义便再度闲逛起来。但让李守义感到十分可惜的是,身后却多了两个小尾巴。自从解决了跛脚八的麻烦之后,欧静香跟吉昕薇就跟在李守义身旁,不管李守义看上什么,欧大小姐都会上演一波霸道小姐风范,直接挥手给李守义买下来。对于这种情况,李守义并没有平白无故地就收下来。毕竟他可是真正领略了这大小姐古怪的脾气,拿人的手软,搞不好这大小姐后面会提出什么古灵精怪的要求。比如什么富婆快乐球什么的,那李守义能够为了区区几块灵玉,就放弃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了吗?面对李守义的沉默,欧静香并没有气馁,反而是越挫越勇,拍着李守义的肩膀:“你是哪里人啊?”

李守义想着,既然自己要打听鲲虚派与炼器师工会的事情,身为炼器师工会会长孙女的欧静香似乎是一个很不错的目标。于是,他想了想,道:“飞陵城人士。”

并没有将自己的真实身份说出来,反而是将当初孔繁星在飞陵城将两兄弟接到手的位置说出来。在三尺宗当中,也是有很多人认为李家两兄弟就是飞陵城人士,而李守义与李佩云也并没有过多解释。欧静香喜上眉梢:“飞陵城啊,我知道,那里也有很多炼器师,你天赋这么高,是不是因为在小时候,看了很多炼器师炼器啊?”

李守义淡然道:“没有,我从小就是孤儿,被人抱走了。”

欧静香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,道:“抱歉。”

这下反倒是李守义有些愕然,他以为以欧静香这种大小姐,无理取闹是基本操作,没想到竟然还有着一丝尚未泯灭的良知。但下一秒,欧静香的提问,让李守义打消了这个印象:“那你的老师游龙真人又是哪里来的?就是他抱走你的吗?”

李守义笑了笑:“老师是隐士,不曾在世人面前出现过。”

“不曾出世,那为什么又要你出来呢?”

“为了让我能够见识更宽广的世界。”

“你们平常是住在山林里吗?”

“差不多。”

毕竟三尺宗也是建在青锋山之上的。“那你们平常怎么修炼?”

欧静香十分好奇,以刚才李守义所展示出来的眼界,并不是一个常年住在深山的人能拥有的。李守义顿了顿,仔细回想了游龙真人的教导方式,道:“老师讲,我听。”

闻言。欧静香吐了吐舌头,这才对李守义的天赋有了一个充分的认知。一个单凭别人口述,就能够大概将材料记下来的天才。见她问得差不多了,李守义也是开口问道:“刚才我看欧会长好像说了一句,鲲虚派欺人太甚,我们工会是跟鲲虚派有什么矛盾吗?”

之前回答欧静香那么多的问题,就是为了能够在询问鲲虚派的事情,欧静香不会起疑,毕竟双方都是在聊天。提到这件事,欧静香脸上浮现一丝愤懑:“这鲲虚派,想要联合我们炼器师工会,跟炼药师工会,去做一件大事呢。”

闻言。李守义心中暗暗吃惊,这其中竟然还有炼药师工会的事情?看来鲲虚派图谋不小。但又感到十分疑惑:“既然是合作,那为何会长会说欺人太甚?”

欧静香支支吾吾: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我爷爷也没跟我说,不过我看鲲虚派鬼鬼祟祟的,不怀好意肯定不会有什么好屁。”

李守义道:“听你的语气,你好像不太喜欢鲲虚派?”

“那当然了,我最讨厌的就是鲲虚派!”

欧静香忽然情绪高亢,道:“那鲲虚派不仅贪婪,还小气,跟我们炼器师工会合作,竟然连最基础的利益分配都不肯让步,就这还是元灵洲第一宗门呢。”

在元灵洲,作用两名御空境武者,以及两名炼器师的鲲虚派,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宗门。即使是同样作用两名御空境武者的三尺宗,在这方面也是稍逊一筹。一旁的吉昕薇则是忽然道:“他们的行事准则也为人不齿?”

李守义茫然地看着她,疑惑道:“为何?这里面有什么内幕吗?”

吉昕薇脸色有些红,道:“我不知道,我是听我爷爷说的,据说鲲虚派与桑沙紫门达成了攻守同盟!”

“桑沙紫门的名声,相信不用我多说,你也能够明白。”

“而鲲虚派能够跟这样的宗门达成合作,鲲虚派的道德水准想必也高不到哪里去。”

桑沙紫门,是一个位于元灵洲西部的宗门。宗门内弟子,基本上身披百家衣,剃着光头并在头顶上烙着疙瘩的奇怪造型。并且,在桑沙紫门的领地范围内,号称紫门净土,而自成一界。但是生活在紫门净土的武者,则是十分惨淡。在紫门净土中,桑沙紫门的弟子不仅拥有领土内所有女子的初夜权,更是需要为奴为仆来伺候桑沙紫门的弟子。在外人看来堪称是活在地狱,但他们却坚信自己是在洗涮自身的红尘罪孽。所以,其他人地方的武者基本上都不怎么喜欢桑沙紫门,即使他们也是元灵洲七大势力之一,也依然无法阻止别人十分讨厌他们。李守义本想再追问下去,奈何两人根本不知道鲲虚派到底想要与鲲虚派达成什么样的合作。也就没有什么兴趣继续探究了,在交谈了一些炼器心得之后,李守义便离开了炼器师工会,朝着客栈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