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年男人发了狠,力气也不小,加上这个动作本就很危险,纪兮知一手摁住他的肩膀,脚下毫不留情踹向他的小腿,趁着男人痛呼的刹那,她手臂一揽便将年轻男人从悬空楼梯外捞回来。

一系列动作完成就在瞬间。

纪兮知便制住了动手的中年男人,手里甚至还夹着刚刚写题的手稿。

楼下人都看呆了。

这个女孩子,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丰家请的保镖还是刑警?身手这么好!

记者们同样表情麻木。

这不是他们找了一晚上的纪兮知吗?纪兮知还真的在楼上休息室啊!!!

楼下沉寂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爆出一阵热议声。

记者们拿着摄像机一顿疯狂抓拍。

丰覃作为宴会主人,也火速调配起宴会保安,共同将中年男人制服抓住。

中年男人身体被压住,但嘴里还是疯狂怒骂着:

“小兔崽子,把你妈害死了,再把你爸送进大牢,就是为了给有钱人当儿子!可恨当初我哥当初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,你……”

丰覃在听到这话出来的时候就立刻示意保安堵住了他的嘴。

但到底还是流出了几句话。

尤其还是在他们家的酒宴上出现了这种事情,楼梯下方已经有人开始议论了起来。

“那是季听洲吧?那个男的什么意思?季听洲不是季家的儿子?”

“啧啧啧,这可是大消息啊,也不知道季董知不知道季听洲不是他儿子!”

“谁知道呢!季家到现在为止,还是季听洲在掌事,听说找回来那个季风渊可是亲儿子,亲儿子都在季听洲手下办事!季董也是糊涂!”

豪门里涉及到孩子的隐秘事不在少数,但像这样闹到明面上的不多,季家找回丢失长子的事情之前就是热点了,现在更是赶上热乎瓜了。

晚宴楼下的声音愈发清晰。

纪兮知站在半层楼那么高,她看着旁边刚被她捞回来的年轻男人。

从楼下议论中夹杂听到了这个男人的名字。

季听洲。

书中男主季风渊的继弟,季听洲?

纪兮知对这个角色其实并没有什么印象,书中对于这个人物也没什么介绍,只有简短的几句话:季风渊回家以后,凭借着出色的能力,从季听洲手里夺回了属于他自己的家业。

按照现在这个剧情判断,季风渊这是在夺回家业?

纪兮知思路清晰,但眉头却狠狠皱了起来。

刚刚中年男人差点将季听洲推到楼下,这已经涉嫌故意杀人了!

这到底是靠出色的能力还是出色的刑力?!

纪兮知低头望着正瘫坐在楼梯台阶上的季听洲。

季听洲单手撑着台阶,清晰可见手背上阴密布起的青筋,他整个人像是被水淹到濒死的模样,不停地喘息。

旁边丰覃已经过来了,“季总,你怎么样?需不需要我叫救护车过来?”

季听洲深呼吸两次,然后才抬起头,扶着楼梯扶手缓缓站起来,他声音沙哑:“我没事,谢谢。”

季听洲直起身子,同样和旁边的纪兮知说了声谢谢,然后才将目光扫过楼下所有人,等看到确定的身影,他眸色深了几分,转而冷静看向离他不远处的中年男人,男人的手脚和嘴都已经被捂住了,但眼睛仍旧死命盯着季听洲。

季听洲从地上站起来的刹那,身上的狼狈就已经全然消失不见,他双眸仍旧发红,但身身保持着与生俱来一种优雅。

季听洲对丰覃说:“松开他的嘴。”

丰覃愣了一下,但很快便又明白了过来。

今天现场看到这事的人已经遍布整个A市了,捂怕是也捂不得,能现场澄清最好。

丰覃扬了扬手,保安便松开了中年男人的嘴。

中年男人得意喘息,整个人更傲气了,他抬着脸,语气愈发激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