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沉一瞬间有些恍惚。

他二哥似乎也没那样无情。

韩济抬眸,目光捕捉到韩沉眼中的恍惚,陡然轻笑,“觉得我似乎也没有那么不近人情?”

韩沉不言,似是默认。

“姑姑毕竟是亲姑姑,就算不能给冯阳一个善终,也还是要顾及她,”韩济说:“我也只能做到如此了,如果以后她生活上有什么困难,可以尽管来找我,也可以回家找我爸和爷爷。冯阳的事,只能到此为止。”

“依姑姑的脾气,怕是已经恨上你们了。”

“恨吧,无所谓。”

韩沉不知还能说什么。

韩济和背后的大伯二伯,与韩毓之间,根本就是无法调和的矛盾。

酒店门铃突然响起。

韩济放下酒杯起身,“应该是我订的餐到了。你饿么?要不让楼下再送一份上来?他家夜宵有小馄饨,你不是最爱吃?”

“不用,我吃过了,”韩沉又补了句,“周沫做的晚饭。”

韩济怔然片刻,随即唇角笑容绽开,“你是在给我炫耀?”

韩沉没说话。

韩济打开门,侍应生推着餐车进来,将餐盘一一摆在餐桌,说了句“祝您用餐愉快”后,又悄然离开。

韩济拉开餐桌前的椅子坐下,他点了牛排和沙拉,刚要开动,似乎遗忘了什么,他说:“帮我把酒杯拿过来。”

韩沉将茶几上的高脚杯带过去,放在他手边,自己则拉开韩济对面的椅子坐下。

韩济未动刀叉,“真不吃?”

韩沉:“不吃,你赶紧吃吧。”

韩济:“行,那我先吃了,别说当哥哥的没让你。”

韩沉无语。

要说小时候,谁最护着他,肯定非韩济莫属。

兄弟几人里,就他敢在家长训斥自己时,帮自己说话。

韩沉不是十全十美没犯过错的完美孩子,相反,他小时候还挺调皮。

以前他和韩泽两个人没少干过成精捣怪的事。

就连韩鸿德用来盘的麻核桃,两人也敢翻出来敲了。

他俩当时小,不知道麻核桃是用来盘的,他俩只想敲核桃仁吃。

韩鸿德发现自己珍藏的麻核桃没了,韩沉和韩泽这才知道麻核桃究竟为何物,两人麻溜翻墙跑了。

后来被家里大人找回来,韩鸿德气的吹胡子瞪眼,拐杖作势就往两人身上招呼。

家里的伯伯都在,他俩又是家里最小的,所有人都给他们求情。

两人这才免受皮肉之苦。

韩鸿德脾气不好,但也没动过几次手,就是平日里特别喜欢阴阳怪气地说话和责备人,又是家里最大的家长,晚辈们不敢顶撞他,再难听的话也得受着。

韩沉小时候没受过几次打,所以和韩泽调皮起来,知道自己不会受太重的惩罚,因此越发调皮起来。

麻核桃这次,是韩沉初次懂得梁辛韵作为母亲的艰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