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都在,让厨房准备一些好酒好菜,当是庆祝赵氏的到来了。”

老夫人说道:“当初的事情已经过去了,我的意思呢,就让赵氏从摄政王府出门了,身份便说是我娘家那边的亲戚。”

“日后京都也不会议论赵氏。”

“赵氏,你觉得如何?”

赵氏的眼眶已经红了。顾家非但答应了这个事情,而且还给她安排的面面俱到。她也并不愿意和林家再扯上任何的关系,那林家就是有问题的。“好,谢谢老夫人。”

赵氏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。晚膳的时候,顾府好不热闹。大家都得到了圆满。顾瑾言也很高兴,在晚膳的时候喝了一些。跌跌撞撞回去的时候,脸上还都是笑意:“这事情好啊,阿爹也找到了可以相守的人,这一世真圆满。”

萧昱恒赶紧将她扶了回去,生怕她说出什么惊人的话。顾府的下人那么多,他不放心。到了屋子里,她用力的将萧昱恒一推,萧昱恒吓了一跳:“你这是在做什么?”

“做什么?当然是更圆满一些,咱们两人要个孩子。”

顾瑾言俯身贴上了萧昱恒。媚眼如丝的看着他,一副看到了猎物的神情。清灵和小春原是要来伺候的,看到这样的情况,连忙退了出去。捂住眼睛,安份的待在在外头。王妃还真是大胆。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啊。屋子里,萧昱恒看着这样的她,眉眼间也都是笑意。谨言喝了酒之后还真是不一样,酒可真是个好东西,笑着将她翻身下去,顾瑾言皱着眉头,起身将他按了下去,俯身亲住他的嘴角。脸上都是笑意。萧昱恒便随她了,她高兴就好。只不过,顾瑾言喝了一些酒,美好一会的时间,便累的睡着了。第二日醒来的时候,顾瑾言还头疼欲裂,将昨晚的事情忘的差不多了,看到屋子里的情况,很是不高兴的看着萧昱恒,气愤的喊道:“萧昱恒!”

“昨日可是你,你还得对我负责呢。”

萧昱恒明明白白的说道。顾瑾言有些惊讶。什么?“你要对我负责。”

萧昱恒重新说了一遍。怎么会?顾瑾言脑子里闪过一些片段。好像还真的是这么回事。有些尴尬的笑了笑:“当真是这样啊?”

萧昱恒一副你觉得呢。就在这个时候,她有些反胃的干呕了一声。萧昱恒吓了一跳:“怎么了,是不是喝的有些太多了,胃里不舒服?”

脸上全是慌张和担忧的神色。顾瑾言想了想:“可能是喝的有些多,不太舒服。”

“清灵,去叫大夫来。”

萧昱恒担心的不行。“不用,只是小事情,一会儿用些早食,养养就好了。”

顾瑾言感觉不是多大的事,不想这么费事。“不行。”

萧昱恒坚持的说道。就怕她身体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,在天雪国那么长的时间,天雪国那地方就是阴冷的可怕,别是冻出什么毛病来了。拉着顾瑾言用了一些早食,便被大夫团团围住了。特意让曲然先看看什么情况,曲然是个女医,检查什么也方便一些。、“她一早便有些想吐,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,还是说肠胃有些问题?”

萧昱恒担心的说道。曲然的面色复杂。这那里是肠胃有问题。“王妃她有喜了。”

曲然认认真真的说道。“啊?那么快?”

顾瑾言傻眼了,昨儿晚上才说要个孩子,这会儿就有孩子了?“已经两个月有余了。”

曲然说道。顾瑾言这才回忆起来,是在天雪国的事情之前,她竟然丝毫没有注意到。月信的确是很久没有来了。她以为是在天雪国冻着了,没想到是这个原因。顾瑾言一脸喜意。她前世从来没有过自己的孩子,现在有个小生命在她的肚子里,的确是个很神奇的事情。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啊?“萧昱恒。”

顾瑾言笑着开口。才将萧昱恒从巨大的狂喜中出来,萧昱恒不敢置信的问道:“我们这是有自己的孩子了?”

顾瑾言点点头。萧昱恒的眼眶一红。她的母妃走的早,父王也在他很小的时候走了。他一个人撑着摄政王府,一直到遇到谨言,现在又有了自己的孩子。简直就是太令人惊喜的消息。“快去告诉老夫人,镇北侯与镇北侯夫人她们。”

萧昱恒乱中有序的安排道。清灵应了声,连忙去通知。老夫人来的时候,手杖都来不及拿了。小跑着过来:“我们谨言真的有喜了?”

“老夫人,是真的有了。”

清灵说道。老夫人小心翼翼的摸了摸顾瑾言还有些平坦的肚子,她最心疼的小孙女,要有自己的孩子了,这可真是好事。摸了会儿,不想一个人占着太长的时间,拉着镇北侯夫人也摸了摸。镇北侯夫人脸上一脸的慈爱。谨言这孩子,终于过上了好日子了。这一世的她,总算是圆满了。镇北侯夫人怕谨言会害怕,想自己亲自照顾她,只是有些不太好开口。萧昱恒见状说道:“我打算这个孩子就在顾府生,虽说有稳婆这些,到底我母妃不在了,大家都没有经验,要是有祖母与岳母看着一些,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镇北侯夫人连忙点头:“好好好,这事情敢情好啊。”

萧昱恒拉着曲然问道:“这往后要注意些什么啊?谨言之前在天雪国,寒气没有伤到吧?需不需要怎么保养一番身体?”

曲然被萧昱恒叨叨着头都是疼的。随后认真的说道:“王妃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,孩子也很好,只是有了孩子之后,就要多注意一些了,适当的走动,但不能有大动作了,还有就是还没有稳妥的时候,千万不能再同房了。”

萧昱恒一听,想到了什么,脸都有些白了:“那昨儿夜里,我们。。。。”“萧昱恒!”

顾瑾言连忙开口,阻止道。他真是慌不择路,什么都往外说。萧昱恒这才想起什么:“我们单独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