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如雪侧眸,望着“表里不一”的许予师兄,面庞的笑容更深了几分。

不多时,两人便将内密室搬了个空。

姬如雪走至楚月的身边,略微俯身,缓缓伸手,正欲唤醒楚月。

“让她再睡会儿吧。”许予阻止道。

“好。”姬如雪说罢,脸颊的神情是意味深长。

许予眼神飘忽,不自在地说:“醒来也只是会给宗门丢脸,倒不如一直睡着,对于话痨来说,长睡不醒是一种美德。”

“师兄所言甚是。”姬如雪淡声道。

许予以拳抵唇轻咳了声,便弯下了腰,一双手要把少年给抱起来。

他的手还没碰到对方,却见半睡半醒间的阖着睫翼的少年,忽而睁开了如宝剑出鞘般锋利的眼眸,似若深潭,冰冷地注视着近在咫尺的许予。

与之对视的许予,在某个瞬间,有种心沉谷底的错觉,好似在与死神对视。

却见片刻后,恢复清明的少年,勾着唇角扬起了吊儿郎当的笑,歪着头不正经地道:

“许师兄这是要对你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可爱无害的叶师弟图谋不轨吗?”

许予闻言,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。

果然,叶师弟哪哪都好,唯独生了一张杀天斩地堪比十万雄狮的嘴。

“区区五十星的小废物,有何值得我图谋不轨?”许予反问。

“谁让师弟我生了一幅人嫉天妒的好皮囊呢。”

少年叹着气站起了身,眸色淡淡扫过空荡荡的内密室,满意地点点头,“速度还不错,走吧。”

许予蹙眉:“就这样离开?”

偷盗钱财,洗劫一空,还大摇大摆地走出去,未免太嚣张了些?

常言道是做贼心虚。

他家这位叶师弟,从神情到姿态可不见半点儿贼的心虚,反而坦荡荡的,理不直气也壮。

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她叶楚月的后花园,无药护法那等人才是偷盗的贼。

姬如雪摸了摸鼻子,悻悻地道:“是啊,叶师弟,会不会太嚣张了些?”

只见不久前还病态羸弱的美少年,扇子一晃,风雅有韵,笑吟吟道:

“二位师兄言之差异,正所谓,人不嚣张,枉少年!”

话音才落,就见她坦坦荡荡地走了出去。

许予、姬如雪二人只得跟在后边。

一开始还有些畏首畏尾,到后面都挺直了腰杆。

却说此时,九霄云中,炎殿和协会的战斗,差不多快结束了。

炎主身上中了几刀,从伤口流出的血液汇聚成了火凤凰,载着他盘旋于此间天地的最高空。

他垂眸俯瞰往下,身边是炎殿之众,嘴角溢着殷红的血液哑声大喝:

“宗门协会,所谓的菩提圣地,万宗之首要,还不是本座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。”

说罢,炎主大笑出声,挥手的同时,大火弥漫天际,烧毁天穹。

等协会的众人把火灭了,天穹四方,却是再也不见炎主的身影。

楚月心内深深地感叹。

炎主。

好人呐。

这番豪言壮志的话撂下了,就当真坐实了被她甩掉的锅。

盛宴一旦结束,等到无药护法冷静下来,第一宗门赤羽宗和刀宗回过神来,再互相对峙,便会发现是上了当。

而这个时候,最大的怀疑对象,便是她叶楚月。

但炎主的出现,便会吸引全部的注意力,从而让楚月彻彻底底的置身事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