慎五在前头开车,他不时从后视镜看后座的两人。

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。

为什么大少爷和她坐在一辆车上?

他们好像还在商量什么不得了的事!!

这是法治社会,花雾又不能直接去把黎恩宁拉过来干掉,所以只能曲线救国。

而她一个寄养在别人家的养女,能动用的资源有限。

但这个时候大反派主动找上门来,这不就是女主出门必捡装备的设定吗?

她不用都对不起人家主动送上门。

苏玄沉默一阵,问她:“你跟他有什么仇?”

“敢退我婚的人,还没出生呢!”

花雾冷哼一声,说出来的话格外像电视剧里反派的中二发言:“只有我退婚的份,何时轮到别人退我的婚!”

苏玄:“……”

他别有深意地看花雾一眼。

两人事情聊完,花雾让慎五将车停在路边,然后——然后把苏玄赶下了车。

慎五都震惊了。

“柠小姐,这不好吧?”

慎五从后视镜里看着越来越远的人影,心跳都快停了。

“什么不好?”

“您将大少爷扔在路边……”

“他自己长了腿儿,不会走吗?”

花雾没觉得哪儿不对,“你不是给我开车的吗?难道你还想给他当司机……啊,我就说你之前和他眉来眼去,你是不是想跳槽!”

慎五闭上了嘴。

花雾轻哼一声。

她并不在意慎五是谁的人,只要能使唤就行。

往前开了一段路,慎五又憋着心底的怨念,礼貌问道:“柠小姐,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

“去买东西。”

半个小时后,慎五看着面前店铺,心情复杂。

“柠小姐,我冒昧问一句……您有钱吗?”

慎五觉得她身上应该没有买这些奢侈品的钱。

花雾也很坦诚,“没有啊。”

“那您……”没有您还敢来,你是打算让我付钱吗?

花雾轻拍下手,“我们可以请外援!”

花雾当着慎五的面摸出手机,给苏岩打了电话。

“叔叔呀,过几天就是尹伯母生日,我想给她买个礼物讨她欢心,她要是喜欢我,那就成功一半……但是我没钱。”

慎五:“???”

“这不就有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