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新其实刚开始的时候是不同意这门亲事的。

但是这件事,胡淑娟同意就行了,他周新同意不同意其实没有那么重要。

胡淑娟开车带着周新回到了周新的老家,把他家欠的所有的钱都还了,找来了乡上的建筑队,盖洋楼!又把周新因为缺钱而辍学的弟妹都塞回了学校,最后带着周新的父亲去了大城市的医院检查开药。因为开的药里有不少的进口药,每月药费不菲,但是疗效相当不错。

周新没有任何拒绝的可能了。

其实对于胡淑娟来讲,她和周新的婚姻没有什么情了爱了的,或者说,胡淑娟大概率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人。这是病,也是伤。

对于周新来讲,他和胡淑娟的婚姻是必须的,没有他考虑的余地。

于是,这两个人结婚了。

因为梁县所有有头有脸的人都是胡家姐妹的客户,所以她的婚礼非常热闹,不说别的,就是从庆湖开过来的小轿车就一大串,别人结婚哪有这个排场。

而且结婚的地点也很讲究,号称不对外的梁县政府招待所,打开了大门迎接来参加婚礼的亲朋们。

胡淑娟的父母当然也来了。

是她雇来的。

参加一天婚礼,由她爸爸出面念一份稿子。这就有五百块钱。

当然,如果表现不好或者故意捣乱,不仅没有钱,以后每年1300的赡养费也别想要了。

对,她爸妈是她雇来的。

这样的好活儿当然不止这一次,胡淑梅的婚礼也照此办理。

所有准备看胡淑娟婚事笑话的人,都打了脸。

按照当时的情况,胡淑娟这种个体户,是配不上周新的,而且两人的差距还是比较大的!

可是人家就嫁了!还是大张旗鼓嫁的!你能怎么样!

其实还真有人想怎么样来着,比如周新单位一个领导,他的老婆就在周新结婚之前来到了胡淑娟的店里,说了自己的身份,还大概说了一些什么结婚也得组织批准,领导的意见比较重要之类的敲打的话。

胡淑娟秒懂,装了几件很贵的衣服送给人家,女人得意洋洋离去。

第三天,她老家的老房子发生火灾,她父母差点活活烧死。

第四天,她马上要中考的独生子下晚自习被套了麻袋,右手被打折,没法考高中了。

然后一周之内,县里很多有关部门收到了上百封关于她老公各种问题的举报信。有的是真的,有的其实纯属扯澹或者造谣。

吓得女人急忙把还来得及上身的衣服给胡淑娟送了回去,胡淑娟还一脸迷惑的样子,似乎很奇怪那女人为什么这么做。

最后,没有任何意外,她老公锒铛入狱,就在胡淑娟结婚的前一天被从厂里带走的。

县城里的人又一次见识了这个女人的狠辣!

其实中国人讲究的是一个祸不及家人。这件事,来勒索胡淑娟的女人的所有亲人几乎全部出事,就她偏偏什么事情都没有。

所以这件事也是罗兴判断胡淑娟有点“反社会人格”的左证之一。

那么胡淑娟和周新的婚姻幸福吗?

不可能幸福。

周淑娟没有孩子,确实是周新的原因,但是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