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魂殿某处,一片阴暗潮湿的地下,只有些许的光亮存在。一道空间裂缝出现,身影自里面跃出。暗处,是什么巨大身体自地面滑行的声音。书清墨双脚落地,眼带兴味的看着手中灵种,清晰完整的虫纹在上面散发着隐隐光亮,还挂着最新鲜的血液。殿下自暗中走过来,兽眸盯着这枚灵种。“这里面是你的母虫?”

书清墨扬起嘴角,将手中的灵种转了半圈,“是一只残次品,对我的意义不大。”

殿下皱眉,“那你为什么还要拿它回来?”

书清墨轻笑一声,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发,手腕一转将灵种收了进去,往更为黑暗的深处走去,殿下跟在他身侧。“我只是没想到她能养的这么好。”

书清墨的五官隐在幽深的黑暗中,唯有那双兽眼散发出隐含光芒。“她?指的是叶归岚?”

殿下停下脚步,书清墨也跟着停下脚步,两兄弟的兽眸看着彼此,殿下微微眯起了眼睛。“我早就说过要杀了她,你到现在还没动手。”

“我也说了,她现在不能死。”

殿下的兽眸微微一闪,“她如果在那个时候死了,之后的事情就不会发生,我们也不会来到这边……!”

书清墨的兽眸,散发出了些许危险的光芒,“我的话,你就是听不进去是么?”

手臂,扬起!“唔!”

一道身影被书清墨自黑暗中揪了出来,他的手指死死卡在那人的细长脖颈上。一道黑色锁链自他身体探出,直接扣了上去。殿下想开口说话,书清墨的眼神扫了过来,他只能乖乖闭嘴。书清墨的手松开,黑色锁链却扣的更紧。身影狼狈的跪在地上,脖颈上的黑色锁链越缩越紧,书清墨缓缓蹲下身体,手掌一个用力。巫祝的脸,被黑色锁链扬了起来。他细长的眼睛看着书清墨的兽瞳,手掌在微微颤抖。“你到底对我的弟弟说了什么?”

书清墨喃喃低语,“你这个破烂东西,我留你活着已经是恩赐了。”

“副首……大人……我……什么……都……没……”巫祝被勒的根本无法完整的说出一句话,他拼命的发出声音,试图让书清墨听到,他什么都没有说。殿下在一旁站着,抿紧双唇不发一言。啪。黑色锁链自他的脖颈上脱离,书清墨看着他的兽眸满是鄙夷,像是在看一个垃圾。他继续往黑暗的深处走,殿下跟了上去,巫祝的身影迅速的消散在黑暗中。“这么说这次的捕猎失败了。”

殿下开口,书清墨放慢脚步,轻声笑了出来,“也不能说失败,带回了她养的这枚灵种,愉悦到了我。”

那枚灵种再次被拿了出来,书清墨看着上面的虫纹眼中多了几分赞许。“她做了连我都做不到的事情,这个认知,已经够让我惊喜了。”

上面的完整虫纹被书清墨仔细观看,越看似乎越是满意。“这毕竟只是我的随手制作,见到的时候也没想着她养的这么好,直到……我体内的母虫有了感应。”

书清墨微微皱眉,他早就见到了迟池,那个时候他体内的母虫一点动静都没有,但之后母虫却有了动静。他盯着手中灵种,这枚灵种之前简直就像是套进了一个罩子一样,让他体内的母虫无法感应到。罩子消失,灵种露了出来才有所反应。也全是因为母虫的感应,他才能自扭曲之间精准的找到了迟池,掏出了这枚灵种。至于万俟无疆……书清墨突然停下脚步,微微低下头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授意他做了什么,再没有下一次。”

兽眸微微侧转,盯着殿下,“就算你是我的弟弟。”

殿下愣住,“知、知道了……”那双兽眸里的阴冷消失,书清墨欣赏着灵种上的虫纹,心情不错的开口,“准备的怎么样了?”

“差不多了,只是有些东西还想找奸商拿,它却突然消失了,也不是非常重要。”

书清墨无所谓的摆摆手,一道低沉的笑音回荡在冰冷潮湿的黑暗之中。“不愧是奸商啊,不过也无所谓,等我做完这一个,我们就可以……开始了。”

玄晖一族这边,那一天,迟池断气在叶归岚的怀里,她抱着他坐了很久,最后将冰冷的身体抱了起来。“长老爷爷,可以给我一个安静地方吗?”

迟池的血染了叶归岚一身,玄晖长老想开口说话,叶鹤却是给了一个眼神,玄晖长老点头,“跟我来。”

在玄晖一族手里的某个资源地内,叶归岚抱着迟池踏入。她小心翼翼的将迟池放在地上,看着他灵种空洞的位置,狠狠的握紧手掌。就这么坐了好一会儿,叶归岚抬头,扬起手臂。火红色的灵气自她体内涌出,在她掌心凝聚成团。“我一定把你的灵种夺回来,一定。”

火焰在叶归岚的眼前燃烧跳跃,自她的掌中落到迟池身体之上。一个又一个的小盒子被叶归岚拿了出来,这里面,满满的皆是灵种。都是叶归岚为迟池准备的灵种,这些,都是为他早就准备好的。她以自己为例,推算着以后迟池需要的灵种数量。聚灵级别,见灵级别,幻灵级别……叶归岚看着这一盒盒的灵种,双手狠狠的按在了地面之上,手指陷了进去。好不容易,他撑到了现在。挺过了灵种清洗的痛苦,挺过了身体撕裂的伤痛。他好不容易走了这一步,好不容易可以和过去告别。有泪,自叶归岚的脸庞滑落。她亲眼看着,他走到了这一步。“岚姐姐,我不放弃我自己,你也不要放弃我。”

“岚姐姐,我再也不跑了,我听你的。”

“岚姐姐,我可以挺住的。”

“岚姐姐……”泪水落的更多,叶归岚死死咬牙,手指用力陷落的更深。他的灵种在书清墨手里会得到怎样的待遇,她能预料。就算再抢回来,迟池也回不来了。这个不肯放弃自己的孩子,再也回不来了。叶归岚红着眼睛抬头,看着被灵气之火包裹的迟池,忽然就有些后悔了。如果当初她不坚持,她不干涉他。哪怕再艰难,哪怕再压抑,他还会活着。虽然活的寄人篱下,虽然活的也不开怀,但他终究是活着的。一道身影,出现在叶归岚的身后。万俟无归坐在轮椅里看着女儿跪地的身影,探手轻轻摸上了叶归岚的肩膀。叶归岚转头,她满是泪痕的脸让万俟无归的心如刀子扎进般疼。“娘!”

叶归岚扑了过去,再也忍不住心中痛苦,埋在万俟无归的怀里哭出了声音。“是我的错,是我害了他,都是我的错……”万俟无归抱紧自己的女儿,用力的抱紧,最后自轮椅里跌落坐在地上,将叶归岚整个搂入怀中。温暖的气息萦绕在叶归岚周身,她的泪水有些抑制不住,在这个时刻不想再有压抑。一路走来,多少生命丧生在这场博弈之中。无数的人受尽折磨,无数的悲剧不断上演。为什么要开灵种,为什么要踏上这条强者之路。只是为了感受这越来越多的伤痛和生死离别吗?万俟无归的手轻轻拍打着她的背部,像是回到了最初的那段时光,她躺在长椅上,怀中抱着啼哭不已出生没多久的叶归岚。她也是这样轻轻拍着,一遍又一遍。万俟无归看着躺在那里的迟池,他的身体在火焰的燃烧中在一点点的渐渐消散。“归岚。”

万俟无归轻柔的唤了一声,手抚摸着她的头发,“这个孩子的选择是你,他有后悔过吗?”

叶归岚愣愣的抬起头,迟池的脸浮现出来。“岚姐姐,我不后悔。”

母亲温柔的擦拭着她的泪水,那双满是暖意的黑眸看着叶归岚。“这个孩子不后悔自己的选择,你也不要后悔自己选择了他。”

“娘……”“不要动摇你的信念,你走的这条路我们都陪着你。”

万俟无归的手指轻轻扫过她的脸颊,“无论何时,都陪着你。”

许久之后,灵气火焰之中的迟池化为了一捧尘土。叶归岚将娘亲扶坐到轮椅上,将尘土倒入了装着灵种的盒子内,重新收了起来。她看着迟池消失的地方,看了好一会儿。最后转身推着万俟无归的轮椅往资源地的传送阵走去,叶归岚的手指微微握紧,“娘,爹有告诉过你……”“嗯,他死了,你爹告诉我了。”

万俟无归的语调没有什么变化,甚至回头看了看女儿,“我没事的,傻孩子。”

叶归岚口中干涩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倒是万俟无归扬唇笑了一下,转过头身体轻轻靠在椅子背部,轻轻叹息了一声。“如果我在场,不需要你爹动手。”

叶归岚脚下一停,万俟无归坐在那里,黑眸平静的看着前方,轻轻开口。“我的哥哥早就死了,这个万俟无疆,也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。”